分享到:

賈躍亭破產重整:情懷至上還是緩兵之計

賈躍亭破產重整:情懷至上還是緩兵之計

2020年06月19日 10:02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賈躍亭破產重整:

  情懷至上還是緩兵之計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賀斌

  發于2020.6.22總第952期《中國新聞周刊》

  6月13日上午10點,賈躍亭持有的“樂視網”2210萬股無限售流通股在京東網絡司法拍賣平臺上公開拍賣,推出24小時的拍賣,因無人出價,宣告流拍,其間,圍觀者始終保持著上萬人規模。

  按照5月13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發布的競拍公告信息,此次拍賣為整體拍賣,起拍價5547.1萬元,是按照5月13日暫停上市前20個交易日的收盤價均價,即每股2.51元作為處置參考價,參與競拍需繳納1100萬元保證金。

  樂視網股票于2020年6月5日進入退市整理期,在退市整理期交易30個交易日后公司股票將被摘牌,在此時進行拍賣,顯然并非一個合適的時機。

  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網絡司法拍買若干問題的規定》,流拍后應當在30日內在同一網絡司法拍賣平臺再次拍賣。再次拍賣的起拍價降價幅度不得超過前次起拍價的20%。再次拍賣流拍的,可以依法在同一網絡司法拍賣平臺變賣。如果流拍財產經過3次拍賣流拍,且申請執行人或者其他執行債權人拒絕接受,或者依法不能接受抵債的,法院應當對該財產進行變賣。

  “債主”變“股東”

  據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工作人員透露,此次拍賣的申請執行人為華福證券有限責任公司。

  查閱華福證券公告,2019年4月17日發布的《興業證券股份有限公司關于華福證券有限責任公司公司債券受托管理事務臨時報告》或指向此次司法拍賣所涉訴訟和仲裁。而根據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8月24日受理的仲裁申請,該案件執行標的合計人民幣約3億元。

  臨時報告顯示,2016年6月23日,華福證券代表興隆收益1號定向資產管理計劃與賈躍亭簽訂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協議。2017年7月,因質押股票已被司法凍結且賈躍亭未支付到期本息的行為構成違約,華福證券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但由于質押股票已被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首先凍結,必須移送后方能處置,但直至報告期,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還未移送。

  此番拍賣遇冷的2200萬股只是賈躍亭內地資產的一部分。根據樂視網公告,截至2019年4月19日,賈躍亭共持有“樂視網”92143.2546萬股,被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等司法部門凍結、輪候凍結,其中85735.0114萬股已被質押。

  在申請個人破產重組過程中,為了爭取債權人支持,賈躍亭不再要求解除中國債務擔保,直到獲準債務償付金額達到約定比例,并獲準債權人將有權繼續在國內持有債權并處置賈躍亭全部已被凍結或已抵押、質押的資產。據賈躍亭債務小組代理律師張淼介紹,目前,賈躍亭國內的資產不單有其個人的資產,還有一些控股的資產,“加起來大概有1億美元”。

  洛杉磯當地時間5月21日,賈躍亭個人破產重組經加州中區破產重組法院最終確認和通過,并獲多數債權人的投票支持。之后的三周,債務小組一直為破產重組做收尾工作,包括信托文件的定稿等。據張淼介紹,目前債務小組已將所有文件發給了債委會,待債權人委員會確定之后,方案才能生效,預計本周正式啟動破產程序。

  “根據現在的方案,允許債權人繼續處置破產重組方案提起之前已經抵押質押和凍結的資產部分,由中國的不同法院對這些資產進行分配。”張淼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在分配順序上,如果是有抵質押權人的,由抵質押權人優先受償,剩余價值部分由首封人繼續受償。個別案件的償還順序由相關案件所在法院依法或者依參與分配方案決定。“如果債權人對國內已凍結的資產進行了處置,在信托里能夠獲得的分配就會相應減少,這是即時調整的過程。”

  根據“賈躍亭破產重組項目”網站上關于重組方案的介紹,個人破產重組方案正式生效后,賈躍亭將把目前個人所持的全部FF股權轉入債權人信托,不再擁有FF股權,信托會聘請獨立的信托托管人進行日常管理維護,同時,債權人委員會還將邀請5位債權人,成立信托管理委員會。

  “重組完成之后,債權人通過信托成為FF的間接股東,勢必也會支持FF的發展和未來上市,YT(賈躍亭)個人債務問題解決和合伙人計劃帶來的FF治理架構調的變革將為FF股權融資鋪平道路。”張淼說。

  公開信息顯示,此次債務重組的債務本金凈額為29.6億美元,主要都是國內債務。按照破產方案,債權人信托將由信托受托人在信托委員會的監管下獨立運營和管理。信托直接持股部分,將會依據方案中關于股份的出售限制的相關約定,由信托受托人統一處置股票。間接持股部分,將由合伙人公司進行出售,按照重組方案的約定優先支付給信托。

  張淼介紹,信托受托人是完全獨立的第三方,將會按照信托協議的相關約定公平地處置及分配信托資產。目前雙方協商的結果,第一信托受托人由債權人委員會方面的律師來擔任。

  在中國政法大學經濟法研究所所長、破產法與企業重組研究中心秘書長張欽昱看來,英美信托法下的信托財產與個人財產分離,強調了信托財產的獨立性,強化了信托財產與個人財產之間的破產隔離。FF股權全部轉入信托后,即獨立于賈躍亭個人財產,一定程度上能解決FF股權的不穩定性,對FF后期融資、拉升FF市值、提高債權人回報率具有積極作用。

  “這實際上是一種‘債轉股’的方法,有助于降低賈躍亭債務的杠桿率,有助于債權人參與FF公司經營,約束FF公司的不當經營行為。同時也有助于債權人盤活不良資產,增強債權人的信譽。”張欽昱說。

  但FF方面表示,破產重組方案跟債轉股有很大區別,如果是債轉股的投資,投資人有權在約定日期到期后選擇要求償還現金還是轉成股份。而破產重組則是將債務人全部資產放入第三方債權人信托,由信托托管人管理,并負責今后的分配機制,債權人無法再向債務人行使權力,而是從信托中獲取份額,未來拿到股份分配后可以選擇套現或者繼續持有。

  若FF上市失敗,重整計劃落空,債權人依然有權通過訴訟、申請強制執行、繼續破產清算程序請求賈躍亭清償,只是在靜止期內受限。“從某種意義來看,相當于延長了債務償還期限,而這也是債權股的作用之一。”張欽昱說。

  高票通過的背后:信任還是無奈

  近年來,FF推行全球合伙人計劃,賈躍亭所持有的FF股權也在不斷稀釋。據了解,目前賈躍亭直接享有FF Global30.8%的股權相關優先分配權,該權利賦予其至多8.157億美元的優先分配權,10%的特殊分配權,以及20%的普通分配權。此外,賈躍亭還通過FF TOP間接持有10%FF Global股權。

  去年10月,賈躍亭在美國提出個人破產重組,希望將資產通過債權人信托的方式轉讓給債權人。歷經7個月的申請、談判、投票和法院確認,終于獲得大部分債權人的同意。

  在這一過程中,債權人委員聘請了專業的律師及財務顧問對賈躍亭的資產進行了詳盡的調查。其間債務小組提供了成百上千份的文件,配合債委會完成了針對多個證人的問詢,賈躍亭也參加了為其兩天的面對面取證。

  “最大的爭議點在于YT在中國個人債務的解除。”張淼表示,去年11月份,曾召開過全體債權人大會,在會上賈躍亭聽取了債權人的一些需求,對其中一些爭議較大的內容,在方案中進行了調整。“現在YT在中國的個人債務解除是附條件的,只有信托債權人通過信托得到的償付達到40%后,YT在國內的個人債務才會相應解除。”

  而40%的設定也是基于債務小組的考量,當從信托中能拿到40%的償付時,就說明FF的資產已經有相當的價值了,彼時再釋放賈躍亭個人債務,能更有利于幫助FF實現成功。

  “這次重組成功清楚地表明賈躍亭已全面、如實和客觀地披露了他的所有個人資產,所謂的隱藏資產謠言不攻自破,也證明了目前的重組方案是保障所有債權人利益的最佳方式。”張淼說。

  破產方案生效后,將有4年靜止期,依據美國法院的判決,在此期間,債權人不得對賈躍亭開展任何方式的追償要求。“這給了債務人一個喘息的機會,為債務人爭取時間獲得新生。同時,也確保債務人個人債務重整有序進行,避免在無序的狀況下的不公平清償。”但張欽昱同時表示,對于美國法院的判決在中國境內的效力,還需要依據《企業破產法》第五條有關涉外的規定予以處理。

  依據《企業破產法》第五條,“對外國法院作出的發生法律效力的破產案件的判決、裁定,涉及債務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的財產,申請或者請求人民法院承認和執行的,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或者參加的國際條約,或者按照互惠原則進行審查,認為不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的基本原則,不損害國家主權、安全和社會公共利益,不損害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債權人的合法權益的,裁定承認和執行。”

  “由于當前我國沒有相應的個人破產制度,對美國法院作出的個人破產判決,預料難以獲得承認和執行。”張欽昱說。

  在賈躍亭的債權人談判中,比較關鍵的一環是賈躍亭妻子甘薇對FF資產的部分放棄。公開信息顯示,去年9月,甘薇提出離婚申請,今年1月,又提出索賠40億元。按照法律,她有權分割賈躍亭所持FF股權的一半,并且優先受償。這一舉動被認為是賈躍亭對個人財產的轉移,也引發了部分債權人對破產重組方案的反對。

  經過反復溝通,甘薇愿意放棄分割夫妻共同財產的要求,并在信托成立時注入125萬美元現金,用于信托的運營,同時提出要在信托中占5億美元份額。最后經過協商,將這一份額降到2.5億美元。

  “實際上大部分債權人都希望能齊心協力將FF做成,如果因為個人利益,導致方案無法通過,或者FF沒能釋放真正的價值,對于每個債權人都是不利的。”張淼說。

  破產之后

  自從2017年7月赴美,“下周回國”的承諾遲遲未能兌現的賈躍亭,因在國內背負大量待償債務,被列入“老賴(失信被執行人)”。這對于正在發展期的FF而言,并不是一個正面的形象,也讓FF在融資中處處受阻。

  在四年靜止期內,賈躍亭在中國國內將被及時解除“雙限”和“失信非執行人”。破產方案正式啟動后,賈躍亭所有的FF股權都將轉入信托,將無法享受股權收益,盡管在美國,破產申請人并沒有限制消費等級的要求,但據張淼介紹,在破產重組期間,賈躍亭所有的花費都需要及時向美國的受托人辦公室報備,以保證是在合理消費范圍之內。

  而成為信托投資人后,按照方案,一旦FF進入IPO,債權人將有權處置資產,屆時是否會出現大規模集中拋售,造成FF股價大幅貶值的情況?

  對此,張淼解釋稱,債務小組在方案制定時已經考慮到這種情況,因此在方案的設置中約定,在一定的時間內,債權人只能逐步地處置股權,不能一次性全部處置,避免給市場帶來巨大沖擊。“實際上,當債權人真正進入到信托之后,其實也是通過信托間接持有了FF股權,和 FF的利益已經綁在一起,FF發展越好,未來獲得償付的可能性就越大,這是一個雙贏的結果。”

  張淼認為,賈躍亭個人破產重組的完成,不僅不會影響投資者信心,反而會增強他們的信心。此外,個人破產重組的成功也將給FF帶來多項利好,首先是消除了FF股權融資工作中的最大障礙。之后,FF將會憑借先進的產品和技術實力,商業模式創新、用戶生態創新和治理架構創新實現股權融資目標,并在融資成功后盡快交付FF 91。這對于FF推進中美雙主場戰略以及未來實現IPO目標也會產生巨大的推動力。

  其次,賈躍亭個人破產重組成功意味著FF的真實價值得到廣泛認可。目前,FF正在與中東、歐洲和亞太地區的投資者就債權和股權融資進行深度溝通。

  而隨著賈躍亭個人破產和重組的成功,他將不再擁有FF的任何股份,FF也將正式進入公司治理的新階段。“目前FF公司頂層控制權已經交給全球合作人接管,FF是全球汽車行業和美國高科技公司中唯一采用合伙人治理架構的公司。這種先進的公司治理結構是FF最終成功的重要前提。”張淼說。

  但張欽昱表達了對美國法院批準的破產重整方案與相關裁判在中國境內的是否會得到承認與執行的擔憂,畢竟中國目前個人破產制度建設剛剛起步,“在人員、資金頻繁流動的時代,債權的海外執行和財產的跨境追索難度驟增。中國個人破產制度與世界接軌是新時期對個人破產制度功能的要求,也是適應全球化進程的要求。”

  《中國新聞周刊》2020年第22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編輯:苑菁菁】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炸金花透视器是真的吗 大乐透彩票开奖时间 宁夏休彩11选5走势图 快乐十分每天必出的号码 秒速赛车预测 澳门博彩股份有限公司 河北快3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000550股票行情 快3投注网站 如何做股票融资 乐透彩开奖查询 双色球开奖号码 人力资源配置 贵州快三开奖走势一定牛 快乐扑克3豹子技巧 广东36选7最新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苏州期货配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