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造火箭少女”回鄉種樹:夢想可以有無數種模樣

“造火箭少女”回鄉種樹:夢想可以有無數種模樣

2020年08月25日 10:32 來源:中國青年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造火箭少女”回鄉種樹

周朝霞在自家苗木基地。受訪者供圖

  在別人眼中,周朝霞曾是“造火箭的少女”。

  本科就讀于哈爾濱工程大學,碩士期間在華中科技大學研究火箭推進劑燃料,曾在國際核心期刊發表英文論文《一種核殼型復合材料及其制備方法》,并獲發明專利,畢業后在一家世界500強企業擔任高級采購工程師——這是這位湖北咸寧女孩29歲之前的人生。

  最近幾天,周朝霞和父親、家鄉幾名種植苗木的年輕人一起,出現在湖南瀏陽柏加花卉苗木大市場,頂著烈日進行調研。

  2018年,周朝霞在家鄉注冊成立湖北綠森苗木綠化有限公司。她為何回鄉成為一名“種樹的新農人”?

  1986年,周朝霞出生在咸寧市咸安區桂花鎮桂花村(現更名為鳴水泉村),這里歷來有栽種桂花的傳統,是“中國桂花之鄉”。每到農歷八月,淡黃、小小的桂花綻放枝頭,幽香鋪滿村莊的田間巷陌。周朝霞家中姐弟四個,她帶著弟弟妹妹一起撿桂花,交給爺爺賣錢,“農民單賣桂花,辛苦卻掙不了多少錢。”

  在鄂東南的山村,周朝霞從小深諳“讀書可能是唯一較好的出路”,2005年考取哈爾濱工程大學材料科學與化學工程學院。

  2012年,碩士畢業后,周朝霞來到深圳工作。作為公司高級采購工程師,每年,她經手的采購額上億元。原本,周朝霞規劃著,與愛人在深圳買房、定居。

  那些似乎永遠也飛不完的航班、住不完的五星級酒店加上無休止的看貨與洽談,成為工作常態。周朝霞感覺,憑借自己的專業知識加上勤奮,這份工作她“能勝任、可以獲得成就感”。可是,一段時間后,她發現,自己“很難找到歸屬感”。

  她試圖思考、厘清自己是否真的熱愛所選擇的專業領域。一些年輕人吐槽的“周一綜合癥”她也有過,“起床的那一刻簡直生無可戀,唯一的念頭就是不想去上班”。

  2015年,周朝霞懷孕了。由于有先兆流產跡象,她辭去工作,在家休養。生下孩子后,她和愛人到歐洲、中東地區等一些國家游歷。

  在迪拜旅行期間,周朝霞感觸良多地對愛人說:“真不懂這里為什么讓那么多人向往,無非是樓層高一點,購物中心大一點。真正能讓人心曠神怡的,還是山川河流、自然風物。”

  領略了世間繁華,周朝霞念念不忘的,仍是生養自己的小村莊,以及留在家鄉的父母。在深圳工作期間,她每年只有春節放假才能回家一趟,與父母相聚一周。而父母辛苦了半輩子,供孩子們讀書,身體狀況并不太好,周朝霞終于下定決心:離開城市回到故土,在鄉村做一點事業,也許也能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還可以多陪陪父母。

  早在2000年左右,桂花鎮開始有人做桂花苗木生意。彼時,周朝霞的父親也從深圳回鄉,從事育種、扦插、養護、起苗、運輸等工作,只是規模較小、專業化程度遠遠不夠。

  2015年,周朝霞先從打理自家的幾十畝苗木基地做起,她向父親及附近有經驗的種植戶學習,深入了解每個品種的種植要點、生長特性。2018年,孩子上幼兒園了,周朝霞有了更多時間精力,于是正式注冊公司。緊接著,她在銷售上發力,在一些電商平臺開設企業店和個人店,建公司網站,做搜索引擎優化。

  在桂花鎮,做苗木生意的人很多。由于做過采購工程師,周朝霞覺察到,信息不準確、魚龍混雜、報價虛高……市場上對苗木電商的質疑聲一直存在。“做生意要學會換位思考,實誠是打動客戶最重要的敲門磚。”

  有一次,一位客戶下單一批紫玉蘭,來到基地看貨,選的卻是白玉蘭。這兩者外形相似,就算在桂花鎮,對苗木不夠了解的本地人也難以分清。兩者價格卻相差甚遠。如果“將計就計”把白玉蘭賣給客戶,肯定能賺上一筆。但最終,周朝霞發給客戶的還是紫玉蘭,“他是一名產品經理,如果采購錯了,他的領導一定會問責的。這會讓我良心不安。”

  還有一次, 咸寧當地一家大型紡織企業的工作人員來基地選購一批杜鵑花,周朝霞報錯了價格,單價比市場價低3.5元。最終,周朝霞還是按照起初的報價成交了這筆生意,自己損失了1000多元。這位工作人員感覺周朝霞誠信爽快,后又來采購多次,成為老客戶。

  平時,遇到天氣太熱,如果有客戶下單,周朝霞會選擇退單,因為她知道不適合栽種,會給客戶帶來損失。而且,她會站在客戶角度,推薦相對更合適的樹種,而不是價格貴、利潤高的。

  “好不容易通過讀書走出農村,到大城市發展了,又回來當農民,她是怎么想的?”“‘造火箭’與種樹,這落差也太大了吧?”“終歸是回來種樹,早知如此,又何必學那么多知識?”……周朝霞回鄉創業,圍繞她的這些質疑,一直存在。

  剛聽到這些話時,周朝霞心里有些不舒服,但很快想通了,“外界的評價不要緊,關鍵是自己得想得透透徹徹明明白白的”。

  在她看來,走上這樣一條路,是自己綜合考慮的結果;讀書能提升自己的格局、思維、判斷力等綜合素質,不一定非要局限在本專業發展,在外學習與工作的經歷幫助自己提高了眼界,做事的方法、效率也會有所不同。

  早在入行時,當地許多同行就認為,苗木市場已經飽和,“生意越來越難做”。周朝霞不這樣認為。她看到,現在國家大力提倡“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綠色、生態、可持續發展是主流,綠化將越來越受重視,苗木市場也不會萎靡。不過,這個行業競爭也將越來越激烈,“這就需要將產品與服務不斷朝專業化、精品化發展。”

  在淡季時節,別的村民放松休閑之際,周朝霞選擇到杭州蕭山、瀏陽柏加等地大型花卉基地與市場調研,學習先進的種植、防蟲、起苗等技術,也考察苗木行情與價格走勢。

  桂花鎮許多人種植紅葉石楠,周朝霞想,大家都在做的事情,不一定要湊熱鬧。這兩年綠化帶小苗銷量走高,她預感梔子花、杜鵑等品種四季常青又有花,肯定會受歡迎。在當地,周朝霞是第一家大規模發展杜鵑與梔子花種植的,事實證明,她賣得挺好,也帶動了當地這兩個品種的種植與銷售。

  雖然屬于“后進生”,一年多時間,周朝霞的苗木生意也做得“小有起色”:營業額超過了100萬元。一些種植戶找到她,希望通過合作,一起推廣新品苗木種植與銷售。

  今年4月,周朝霞參加由團咸寧市委舉辦的“青春助力脫貧攻堅 尋找青年創業合伙人暨第九批來咸創業大學生項目評審”,獲得了來自市園林局、商務局等部門以及投資人的項目指導,結識了一批不同領域的青年創業朋友,同時成功入孵市青年企業中心。

  最近,周朝霞又有了新目標。

  對比發達地區苗木行業發展水平,周朝霞發現,家鄉苗木種植銷售總體規模偏小、經營分散、專業化程度不高。她希望,能通過自己對市場行情的分析,將更多村民聚合起來,告別單打獨斗,一起提升苗木種植專業化、精品化程度,讓桂花鎮在苗木市場上更有影響力和話語權。“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能讓家鄉有所改變,否則,返鄉的意義何在?”她知道,這件事急不來,但她“有的是時間”。

  看到周朝霞這個“新農人”正將新理念、新模式、新技術帶回家鄉,一些大學同學紛紛對她的選擇表示支持。

  周朝霞更開心的是,如今人們的擇業觀更開放,越來越多的“天之驕子”從城市返身回來,從鄉村再次出發,“在這個時代,夢想可以有無數種模樣。”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朱娟娟 通訊員 彭洪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陳海峰】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炸金花透视器是真的吗 山东11选5奖金 芸泓配资 11选五北京开奖号码 辽宁11选5人工 北京赛车现场直播视频 甘肃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指数 极速赛车选号技巧图片 收体彩七星彩号 pk10双面盘技巧 赢咖娱乐是个什么公司 今期排列三开奖结果 辽宁35选7顺序开奖结果 福利彩票幸运农场app 今天十一运夺金 体彩有哪几种玩法